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家住武漢市洪山區的老爹爹記下的賬單顯示,僅ssd固態硬碟今年1至7月,46歲的兒子就花掉他們6.3萬元積蓄用於吸毒
  爹爹心聲盡顯舐犢情深:“他被關起來我們新成屋才能安心給他攢錢,等他出來人生還有條路,這是他最後的希望……”
  圖為:今年1-7月,兒子吸毒已花去6.3萬元。圖microSD為老爹爹的記錄單
  □本隨身碟報記者汪亮亮
  武漢市洪山區一對耄耋夫妻,每月退休金9000多元,本可安享晚年。可兒子吸毒21年,有巢氏房屋不僅敗光家產,還逼迫老兩口出去借錢給他買毒品。17日晚,又犯毒癮的兒子逼父親給2萬元,不給就砸家中東西。老爹爹痛苦糾結中選擇報警,求民警到家中抓走兒子。
  昨日,本報記者走進這對老夫妻家,聽他們講述痛苦而又無奈的抉擇。
  老爹爹報警抓吸毒兒子
  17日晚8時40分,洪山區楊家灣警務站接到85歲秦邦(化名)含淚報警:“我兒子常年吸毒,現在毒癮又犯了,正在家裡鬧,求求你們快來抓他。”
  民警趕到楊家灣一小區,樓棟門虛掩著,秦老早就留了門,民警徑直上樓,敲響了二樓的門。
  “咚咚”,敲了幾次,裡面一陣窸窣。“至少隔了半分鐘門才開。”民警馬操說。
  只見屋內一個40多歲中年男子坐在板凳上,正發脾氣,站著的秦老對民警點頭示意。民警領會,給坐著的小秦戴上手銬,準備帶走。
  小秦大喊:“媽,給我點錢抽煙。”秦老臉抽搐了一下,嘆了一口氣,走進裡屋。馬操看見他從一個非常隱蔽的角落裡抽出一張百元鈔,遞給兒子。
  小秦接過錢,甩下一句:“你們好好保重,給我多攢點錢。”
  看著兒子被帶走,秦老一臉痛苦,眼眶浸濕,口中卻不斷念叨:“感謝警察。”一旁的老伴見狀,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  兒子稱“不恨父母”
  當晚,記者見到小秦時,這個46歲的中年人,已被毒品海洛因折磨得像個小老頭。滿手的針眼“見證”著他漫長的吸毒史。
  他臉上似乎看不到和家人分離的悲慟,民警嚴厲問話,他都笑嘻嘻應答。
  “你爸媽那樣子看得我都想哭,你怎麼當兒子的?”民警說。小秦終於低下頭,不再說話。
  他告訴記者,“知道是爸媽報的警”。當時,聽到敲門聲,老母親要去開門,他意識到不對,拉著媽的手不讓開,在門口僵持了半天。秦老走到門前,將小秦拽母親的手甩開,打開門……
  “我不恨他們,是我把他們害慘了。”小秦深埋著頭,猛抽了口煙。
  小秦最終被關進強戒所戒毒,為期2年。據民警介紹,這已是他第五次被強戒了。
  兒子曾當副廠長風光一時
  昨日,徵得秦老同意後,記者走進他家。這是一間6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,屋內傢具是上個世紀80年代流行的款式,只是早已破損不堪:沙發破了皮,露出裡面的彈簧;衣櫃油漆剝落,仍被擦得一塵不染。
  秦老帶記者走進兒子的房間,從抽屜一個筆記本里抽出一張照片,只見一個年輕的帥小伙,抱著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,燦爛地笑著。
  “這是他原來的女朋友。”秦老說這話時,眼裡閃著光,臉的皺紋像也舒展開了。
  秦老說,兒子的前女友是個部隊大校的女兒。起初女方家裡還不同意他倆在一起,但看到小秦一表人才就同意了。女方父親還叮囑:“一定要好好工作,待我女兒。”小秦也爭氣,很快當上了一家工廠的副廠長,風光一時。
  可小秦好結交江湖朋友,1993年被一個朋友帶著吸了海洛因。從背著父母吸,到明目張膽在家吸,甚至還帶毒友來家裡吸,氣得老兩口跺腳趕人。
  秦老曾將他送進戒毒醫院,他戒了一陣子後對父親說:“我想學車,給我5000元。”秦老覺得是好事,給了錢,轉頭卻被他買了毒品。
  “工作丟了,女友跑了,家也碎了。”秦老嘆道。
  7個月吸毒花掉6.3萬元
  秦老說,自從兒子染上毒癮,便瘋狂找家裡要錢,平均每天300元,不給就鬧、砸東西。秦老說:“我死要面子,怕鄰裡知道不好,只好給他錢,只求他不鬧。”
  起初,二老的積蓄還給得起。“可這麼多年,是座金山也搞空了。”秦老說。兒子在家裡要不到錢,就開始借高利貸吸毒。
  2011年,兒子第四次被警方關進強戒所。老兩口終於得以鬆口氣,開始攢錢,等兒子今年1月出來時,老兩口已把他欠的10幾萬元高利貸還清,還攢下3萬元。
  小秦出來後,姐姐幫他找了份當保安的工作,目的是讓他遠離毒友,重新生活。他每月有2000多元工資,不再向家裡要錢。秦老喜在心裡,準備給他說個媳婦。
  可好景沒幾天,他又和毒友混上,重新染毒。秦老顫抖著翻出賬本,上面記著兒子今年1-7月吸毒花的錢。記者看到最高的4月花了17070元,最少是2月花了5080元,總共花了63392元。
  秦老怒火中燒,將小秦記在筆記本上的毒友通訊錄統統燒光。記者在一張紙上看到,小秦曾寫下勵志話語:我要放飛心情,感謝生命,日漸成熟。可這張紙頂頭上卻又被寫下幾個毒友的電話。
  防兒賣房老人四處藏證
  常年吸毒,小秦將家敗得家徒四壁,見父親實在拿不出錢,小秦又逼著父親去借錢。
  秦老氣得直哆嗦:“我這麼大歲數了,就算撇下臉面去借,別人哪敢借,萬一我哪天突然走了,別人找誰要債?”
  可他還是邁出了這一步,“不然活不下去”,至今他仍欠了同事2000多元。
  “我真的恨不得他打針死在床上。”秦老氣道。但他嘆口氣,話鋒一轉:“他心地還是善良的,沒偷沒搶。”
  秦老稱,兒子有次看到一個毒友偷別人家電纜去換毒品,他回來悶悶不樂,對父親說:“別人也要做生意生存,偷別人電纜叫別人怎麼活?真不是東西!”秦老稍許欣慰,卻也明白“他可以逼我,等逼不到我了也說不准了”。
  自從借錢也困難了,小秦開始打家裡房子的主意,多次勸父親賣房,並討要房產證。秦老急得把證藏到女兒家一段時間。後拿了回來,在家裡到處藏。去年春節,秦老當著全家人面立下口頭遺囑:家裡沒什麼遺產,只剩這間房,小秦可以住,但沒有權利賣。
  “我從參軍、轉業,活一輩子,只剩這間房了,賣了家就散了,我和老伴去哪安身啊!”秦老拍著腿說,欲哭無淚。
  “想存點錢給兒留條後路”
  一個老醫生曾勸秦老:“你的心病大於身上的病,把兒子關起來強制戒毒吧。”
  老兩口總是於心不忍,雖然他們一身重病,卻每天要做飯給兒子吃。可小秦每天都躺在床上,飯做好了不喊就不起來吃。
  秦老說,他曾準備過100顆安眠藥,打算就這麼走了。可想到老伴,他沒邁出這步。“我現在是家裡的頂梁柱,沒我,婆婆哪活得下去啊。”
  他曾對兒子說:“我們要是哪天走了,你可怎麼辦?”這些天,老兩口老陷入這種焦慮中,他們打算盡最後一次力輓救兒子。
  17日晚,兒子又犯毒癮,找秦老要2萬元,自稱“拿去做生意”。可秦老哪還信他這種謊言,終於痛下決心報警。
  “只有兒子被關起來戒毒,我們才能安生攢錢,每個月起碼能攢5000元,2年可以存十幾萬,等他出來,人生還有條路。”秦老說著。隔壁屋的老伴聽著嗚嗚哭起來。
  “都怪我,只知道撲在工作上,疏忽了對兒子的管教。他要錢就給。”秦老懊惱地拍著額頭。
  小秦曾給爸媽寫過一封信:“我真心對不起二老,你們該吃藥就吃藥,好好活著,我們團結一心把家給轉過來。”
  “這是他最後的希望,我們只能幫到這了。”上過抗美援朝戰場的秦老說,“我打仗沒被打死,沒想到竟要被這個兒子折騰死。”
  民警馬操說:“我會和同事交待,好好管教他,等他戒了毒出來,為二老養老送終。”
  (原標題:圖文:兒子常年吸毒 求你們來抓他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l34ilaoqe 的頭像
il34ilaoqe

Ellen Page

il34ilaoq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